Discuz! Board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3|回复: 0

不知鱼儿哭离别

[复制链接]

221

主题

221

帖子

738

积分

高级会员

Rank: 4

积分
738
发表于 7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曾经认识一个疯女人,她头不梳、脸不洗、衣不整,只有手中的一个花布包袱是干净的。长大后才知道她疯是因为爱情。20世纪60年代,新婚丈夫被送进了西北劳改农场。她打听到西北气候寒冷,便连夜素手抽针,赶做冬衣,千里迢迢赶到农场时,才知道丈夫已经病死。回来后,街上就多了一个拎包袱的疯女人。偶尔,她会停下游荡的脚步,问街上的某一个人:“他那里冷吗?”不知情的,骂一声然后走开;了解她的,哄她:“不冷了,那里已是春暖花开了。”
  
  有一次,在山西,一个极冷的冬日,坐在农村的茶馆里听一个老年盲人唱三弦。那是个民间艺人,貌丑,唱了一生的三弦,所唱的曲子多得自己也记不清。到了老年,倔强得只肯唱一支曲子,曲名是一个人名。听曲的多是老年人,喝茶吸烟,听到动情时,有老者会抹一把沧桑泪。有人说:“放不下了,到死也放不下了。”
  
  他口中唱的那个苦命的女人,就是他年轻时爱着的女人。女人家里嫌贫爱富,更何况他是个唱曲儿的。家里给女人说了一门亲事,男的大得可以当女人的爹了,但家里有良田万顷。出嫁前夜,女人跳了黄河,之后他也跳了黄河,冰凌割破了他原本清秀的脸,却被人救起。他又在一夜间哭瞎了眼睛,摸索着,深夜独自一人坐在黄河滩头唱三弦。
  
  曾以为惊涛骇浪的爱情,只属于年轻时,青春薄去,爱情只能微见涟漪了。其实不是。再卑微的生命,爱情都是一样不平凡的,只是犹如鱼儿在水,你认为它不流泪,而它怎么能不流泪?
        程少为医生彭洋医生擅长临床研究白癜风的专家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Comsenz Inc.

GMT+8, 2021-10-21 18:29 , Processed in 0.015018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