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iscuz! Board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1258|回复: 0

099,倭皇野望,招核男儿!【求订阅,求月票

[复制链接]

45

主题

45

帖子

157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157
发表于 2021-4-2 09:54:2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099,倭皇野望,招核男儿!【求订阅,求月票
两辆马车,在倭国士兵的护送下,往倭军水师大营行去。百-度-搜索爱-好-中-文-网柳生父子骑马走在队伍前方,单婉晶则与霞刑部、胡夷一起,乘马跟在马车左右。祝玉妍坐在前头那辆做工精致、装饰豪奢,由四匹纯色白马拖曳的马车当中。倪昆则和婠婠一起,坐在后面那辆做工、装饰稍逊一筹,由两匹白马拖曳的马车中。倭国等级森严,在接待“来宾”这一点上,亦不自觉地将倭人的等级观念表达了出来。倪昆对此倒不介意。反正他也不耐琐事,便由祝玉妍出面主导了。婠婠坐在倪昆对面,腰背挺直,双膝并拢,两手搁在膝盖上,安安静静跟个淑女似的。这段时日她炼体修为突飞猛进,不仅身高长到了一米七,身材、皮肤亦变得愈发完美。即使就这么安安静静坐着,那山峦起伏般的婀娜娇躯,亦让人看上一眼,便忍不住想入非非。不过倪昆早已习惯她的绝色姿容,对她的变化也是一天天都看在眼里,加上这会儿心里有事,也没空去欣赏她好不容易摆出来的淑女姿态,只频频抬腕,调出兑换清单查看。他想搞清楚轮回点和本源水晶的来历,试试看抵达倭国水师大营时,会不会有新的轮回点、本源水晶到账。轮回腕表能一定程度上“蒙蔽”他人,使他人看不到轮回腕表。并大概率对腕表主人查看腕表的举动视而不见。但这并不代表,倪昆如此频繁地当面抬腕查看,会被婠婠尽数忽略。她忍了好一阵,终于忍不住问道:“公子,你这不停地抬手放手,究竟在看什么呀?你手腕有什么不对吗?”倪昆微微一笑:“本公子可不是在看手腕。”婠婠眨眨眼睫:“那你在看什么?”倪昆漫不经心地说道:“某种玄之又玄,说了你也不懂的东西。”婠婠撇撇嘴角,一脸不服:“你不说,怎知道我不会懂?”倪昆哈哈一笑:“你若能懂,我倒要怀疑你的来历了。”正说时,忽有阵阵轰鸣之声远远传来,听起来像是打雷似的。“要下雨了?”婠婠掀开窗帘,探头一瞧,却见天空一碧如洗,连白云都没有一朵,哪有下雨的迹象?倪昆则侧耳聆听一阵,摇了摇头:“不是雷声。貌似是……”火炮的炮声。后半句话他并没有说出口,只是唇角微挑,浮出一抹讥讽的笑意。想不到倭国不但有火绳枪,居然连火炮都铸造出来了。不过这个时候放炮,倭国想做什么?宣示武力,给祝玉妍一个下马威,让她乖乖合作吗?“切,火枪还只是火绳枪级别的技术,火炮水平又能好到哪里去?“这种层次的火炮,以祝玉妍如今的武功,就算还不能来一句‘你有科学,我有神功’,徒手接住炮弹,给它塞回炮筒里去,但至少躲开的话,也是轻而易举的。”倪昆心里暗自冷笑。火炮威力勿庸置疑。以倪昆前世大口径火炮的威力,三大宗师乃至如今的祝玉妍,正面挨上一发,立刻就要粉身碎骨。可问题是,黑火药时代前膛炮发射的实心圆弹,普通人肉眼都能看到炮弹飞行的轨迹,甚至清晰地看到炮弹。当然普通人即使能够看到,即使穿着全身板甲,也要被这种“慢速”炮弹轰成粉碎。可对于三大宗师,以及如今硬实力已经超越大宗师一线的祝玉妍,哪怕正面面对炮口,炮弹出膛时,也是想闪就闪。至于能不能徒手硬接,还得看过火炮口径才知道。不时响起的隆隆炮声中,马车在柳生父子护送之下,驶进了倭军水师大营之中。……“哈哈哈,圣后大驾光临,朕有失远迎,真是失礼了!”倭军水师营地,海岸边一座三丈高台之前。祝玉妍、倪昆、婠婠步出马车,就见一个五官柔和,皮肤白皙的华服胖子,在一群武士簇拥下,满面微笑地迎了过来。这胖子生得面团团一团和气,说话声音低沉柔和,不像是个君王,倒像是个生意人。身上也没有任何凌厉气机,只予人一种圆融和谐,毫无锋芒的感觉。可祝玉妍丝毫不敢小觑于他。因为此人正是倭国天皇,乃是亲手搏杀了奕剑大师傅采林的武道强者——即使以祝玉妍如今的实力,自忖击败傅采林或有可能,但想要杀死傅采林,仍是力有未逮。倭国胖天皇能于正面对决中,搏杀傅采林,实力显然还在如今的祝玉妍之上。不过尽管对天皇的实力有所忌惮,但祝玉妍背靠倪昆这尊“真神”,自不必对一个小小的夷蛮国主假以颜色。因此面对天皇的盛情相迎,祝玉妍浑无半点诚惶诚恐的姿态,兀自保持着女王般尊贵冷傲的气场,只对天皇略一欠身,语气清冷的说道:“劳国主相迎,妾身失礼。百度搜*索爱-好中-文-网”祝玉妍这般冷静得近乎冷淡的反应,尤其那“国主”的称呼,令胖天皇不禁微微一怔。簇拥在天皇周围的倭国武士们,更是大多面露怒容,显然对祝玉妍的不识抬举颇为不满。不过天皇终究有些城府,倒是没有流露出丝毫不悦,只哈哈一笑,说道:“圣后来得正巧,今日我军铸就十八门火炮,乃是摧城拔寨的神兵利器。有此利器在手,天下任何坚城,皆不能阻挡我军兵锋。“朕今日正是前来水师大营检阅此神兵。恰好圣后也来了,正好与朕一起观看此神兵威能!圣后,请!”说完抬手虚引,示意祝玉妍随他前往那座泥石垒成的三丈高台。祝玉妍也不客气,与天皇并行,踏足高台台阶。她这段时间,虽未像婠婠一样长个子,但牛皮癣患者要做好哪些护理工作她本来就有一米七八的修长身量,比这个时代的许多男子还要高挑。而天皇身量中等,才一米七左右。两人并行之下,祝玉妍身高顿时碾压天皇。配上她那女王般尊贵的气场,直把气场柔和、圆融内敛的天皇,压制得毫不起眼,搞得现场好像以她为主似的。众倭国武士皆面露忿然。有些情绪激烈的,更是忍不住抬手握住剑柄,手背之上青筋暴突,大有一言不合就要拔剑斩人之势。不过天皇在倭国显然极具威严,深孚众望。他还没有发话,众武士再是愤怒,也不敢擅自出手,只得强抑怒火,脸色沉闷地跟在后方。倪昆当然也感受到了众倭国武士压抑的怒火。可他没事人似的,与婠婠一左一右,跟在祝玉妍身后,面含微笑地打量着一众武士。武士们的造型大同小异,都是身着绣有各自家徽的武士服,佩着腰刀、肋差,从衣着打扮,很难判断他们的实力。不过倪昆有个小窍门——凡是理着月代头的,都可以视作龙套武士。凡是发型比较帅的,都可以看成是高手。因为月代头是历史武士们的发型。理这种发型,来历就可能比较真实,不会有太过超越现实的能力,可能只是精通兵法,擅长带兵打仗,拥有比较精湛的外门武艺。而没有理月代头,而是梳着正常发髻,乃至披头散发的武士,那来历就可能比较离奇。实力可能超越常人极限,或拥有内力、真气,能施展刀罡、剑气等超现实的武功。通过这个小窍门,倪昆还真找到了柳生父子之外,几个颇有鹤立鸡群之感的武士。只是暂时不清楚他们的来历、身份,也无从判断那几个武士的实力高低,仅仅能稍微注意一下而已。人群之中,还有一位身量高挑,仅比祝玉妍略矮一寸的黑衣女子。那黑衣女子面笼重纱,只露出额头、眉眼。不过单看其与祝玉妍有着七八分相似的眉眼,再看单婉晶一过来就凑到她身边,倪昆自然就知道了那黑衣女子的身份。正是东溟夫人单美仙。祝玉妍当然也早就看到了单美仙,不过未与她有任何眼神交流,只平平淡淡一扫而过,就像看到了陌生人,尽显其冷酷无情的魔女本质。单美仙的眼神就略显复杂,直到此时,仍然在人群之中,凝视着祝玉妍的背影。这时,不知单婉晶在单美仙耳边说了些什么,单美仙纤眉一挑,眼中闪过一抹惊诧,终于将视线自祝玉妍背上挪开,看向了倪昆。倪昆只冲她微一颔首,给了她一个有些微妙的笑容,便又望向了别处。这时,祝玉妍、天皇已然登上高台,倪昆、婠婠,以及一干倭国武士,也纷纷登顶。霞刑部、胡夷两个忍者倒是留在了高台下方。辛辛苦苦出使中原一趟,带回了阴癸宗主,圆满甚至超额完成任务,可回来之后,却连与众武士一起登台的资格都没有,只能和一群大头兵一起站在台下。回来时少了夜叉丸、萤火两个忍者,也没见任何一个武士过问一句。甲贺、伊贺的其他忍者们,甚至都没有资格随天皇一起前来水师大营,参与会盟之事,只被留在平壤,维持占领区的秩序。忍者低贱之地位,由此可见一斑。然而这也令霞刑部和胡夷无法及时将海上遇妖时,倪昆的非凡表现汇报上去——倭国等级森严,上下尊卑不容逾越。这一等级观念,甚至延续到倪昆前世二十一世纪,信息社会都无法将之彻底打破。在如今这个时代,连甲贺、伊贺两族的首领,都没有资格陪伴天皇左右,霞刑部、胡夷两个小小的忍者,更不可能直接面见天皇,汇报情报了。胡夷早已习惯这样的待遇,漂亮脸蛋上也不见任何不忿,只绽开一脸天真开朗的笑意,乐呵呵瞧着台上的倪昆。“你傻笑什么?”霞刑部瞧她一脸傻笑,不由问道。“倪公子真高大呀!”胡夷乐呵呵笑道:“这么多武士,没有一个比他更高呢。”霞刑部纳闷道:“这关你什么事?”胡夷双手环抱胸口,嘿嘿笑道:“我要是能求到倪公子的种子,生下孩子,也一定是个又高大健壮,又漂亮好看的大英雄!”霞刑部嘴角微微抽搐一下:“醒醒,我们是忍者。忍者的孩子也只会是忍者,而忍者,是成不了大英雄的。”胡夷嘟起嘴巴,气苦道:“我想想还不行么?话说回来,夜叉丸和萤秋季该怎么预防牛皮癣火死在了海上,要是伊贺那边向我们问责,该怎么办?”霞刑部冷哼一声:“如实相告就是。他们是在执行天皇陛下交付的使节任务时,为了保护贵客死的,死于任务之中,自有天皇陛下抚恤。伊贺里难道还敢因此责怪我们不成?”胡夷挠了挠下巴:“就怕伊贺不依不挠。药师寺天膳那个怪物,可是经常在服部千军面前进馋言,说我们甲贺的不是,一直试图说动服部千军,将所有最危险的任务,统统派给我们甲贺……”服部千军,乃是天皇麾下,负责管理忍者事务的剑豪,武功高强,仅比柳生十兵卫略逊一筹。听到“药师寺天膳”这个名字,霞刑部眼中闪过一抹痛恨。因为他的父亲,便正是被药师寺天膳设计杀害。他不止一次想要杀掉药师寺天膳,可惜那个怪物的忍术,乃是“不死之术”,头被砍下都能重新长好,根本杀不死。两个忍者在台下悄悄说话时。台上的天皇,已然抬手一指不远处的岸边,那一字排开的十八门青铜火炮,笑道:“圣后请看,那便是火炮,朕的战场神器!未来进军中原,摧城拔寨,一统天下,就靠它们了!”“一统天下?”祝玉妍秀眉微颦,悠然道:“国主的意思是……你我两方联盟,以贵国为主?“国主以为,中原人会接受贵国的统治么?”天皇笑得一团和气,言语却不再客气:“我国与华夏乃是同一人种、同一文字,就算语言不同,可相互之间也少有隔阂。我国入主中原,中原百姓为何不愿接受?“再者,天子者,兵强马壮者为之。“朕有十万铁甲悍卒,一万铁炮精兵,现在又有一十八门火炮,未来还将打造出更多的火炮——百门、数百门、上千门……“有此浩浩兵威,便是不理中原人心,纯以兵威压服天下,又有何不可?”祝玉妍轻哼一声:“大秦横扫六国,一统天下,威凌四夷,奈何纯以威刑治天下,遂二世而亡。国主自诩贵国兵威,比大秦如何?”天皇哈哈一笑:“始皇帝虽以威刑治天下,但从未以屠戮清洗天下。“始皇帝横扫六国时,竟然未屠一城,连六国旧贵族都不曾清扫一空。“如此,方才种下了六国贵族死灰复燃,蜂起抗秦的祸根!“所以,朕当吸取始皇帝教训,敢在野外阻挡朕之兵锋者,尽屠其军。敢倚仗城池阻挡朕之兵锋者,破城之后,尽屠其城。世族豪门但有一人参与反抗,尽夷其九族!“如此一路杀下去,朕不信有多少硬骨头,胆敢抵御朕的雄兵!“而平定天下之后,亦要每隔三五年,兴一次大狱,杀一个人头滚滚,以慑天下不臣!“朕相信,只要朕的屠刀够利,杀的人够多,杀他个百万、千万,将中原大地杀得一片血海滔滔,将所有的硬骨头杀得一干二净,将剩下的人杀得噤若寒蝉,中原之地,将尽是朕的顺民,恭恭敬敬拜服于朕,山呼万岁,让朕的统治千秋万世!“朕有东瀛帝国作本盘,不怕杀人太多,没有臣民。就算杀得中原十室九空,亦有东瀛子民,能填充这片土地,供奉朕的家国!”这一番话,尽显天皇的野心、残忍。而他之所以不惮于当着祝玉妍的面,暴露出自己的真实想法,理由有三:一是此地乃是天皇大本营,有高手如云,有大军在侧,祝玉妍一方只得区区三人,便是对他的话有所不满,也只能憋在心里。其二乃是因为阴癸派素无底线,本就是一群冷血无情、自私自利的魔头。只要能保证阴癸派的利益,哪怕他放言把中原杀得血海滔滔、十室九空,阴癸派也不会因怜悯苍生、家国大义而反对他。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,乃是天皇自诩武力,不仅自诩本身武力、麾下强者实力够强,亦自诩他在倭国积聚十年,打造出来的强大军团,以及超越时代的技术兵器,足以以堂堂之阵,横扫天下。有此恃仗,就算阴癸派突然“良心发现”,将他的野心在中原到处宣扬,又有何惧之?谁会相信阴癸派的一面之辞?群雄争霸、一盘散沙的中原,也根本不可能团结起来,万众一心,对抗他的倭国大军。而等到他挥师中原,势如破竹,聚成大势,剩下的中原枭雄们就算突然醒悟,只怕也已经来不及了。更何况……祝玉妍既只带着两个少男少女,轻身来此,如此不智,以天皇的手段,又岂会让她从容离开辽东?必要拿捏住她,迫她真正降伏,方才会允许她重返中原,整合阴癸派势力,里应外合以迎倭国大军。天皇原形毕露,再不复此前那一团和气、白癜风发病原因可能是什么圆融和谐的气机,整个人变得煞气腾腾、霸气凛凛,宛若吞天虎狼。身量纵没有因此变得高大,仍比祝玉妍矮了两寸有余,可气势已然反过来一举压制住祝玉妍。见天皇峥嵘毕露,展现出吞食天下的霸者气势,众武士一扫方才的沉闷压抑,纷纷亢奋高呼:“天皇陛下板哉!东瀛帝国板哉!天皇陛下板哉!东瀛帝国板哉!”天皇面无表情,淡淡说道:“对了,去年征伐鲜岛之前,朕已在誓师之时,将我国国名,改为东瀛帝国。“‘倭国’这个由中原汉朝强加的羞辱性国名,我国已不会再用……”“天皇陛下板哉!东瀛大帝国板哉!”众武士脸庞通红,高呼大喝。高台下的矮国士兵,也被这激昂的情绪感染,纷纷涨红着脸庞,声嘶力竭山呼起来:\\阅读 \\ !“天皇陛下板哉!东瀛大帝国板哉!”山呼之声自高台之下不断蔓延,很快整个水师大营之中,便响起了一浪高过一浪的板哉山呼,声势之威隆煊赫,令祝玉妍、婠婠、单美仙、单婉晶都不禁为之变色。就在这连空气都似在不断膨胀、升温的狂热气氛之中。祝玉妍身后的倪昆,突然拍手赞叹:“好!很有精神!不愧是大东瀛帝国,不愧是招核男儿!”他内腑强壮,气血旺盛,发声之时,胸腹共鸣,声音宏亮,宛若雷鸣,一下就吸引了天皇的注意。“这位是?”天皇凝视倪昆,低声问道。“在下倪昆,是阴癸派的太上长老。”倪昆微微一笑,说道:“天皇陛下军威煊赫,在下佩服。”“太上长老?”在天皇看来,倪昆虽然生得高大,但面相也就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,辈份怎会这么高?不过转念一想,阴癸派功法源自“天魔策”,号称是能破碎虚空、飞升成仙的功法,颇有几分玄妙。修此功法的祝玉妍、单美仙母女,看着就像是一对二十几岁的姐妹似的。那么这倪昆面貌年轻,也不算出奇。因此天皇也没多想,只面无表情淡淡问道:“不知‘招核男儿’又是何意?”“那是我家乡方言中的一种至高赞誉。”倪昆微笑道:“比喻男儿热血,可以感天动地,招来太阳降临,洒下万丈金光,使好男儿身沐灼热光辉,升华成神……”天皇嘴角微微有什么是检查是否患有牛皮癣的方式呢一扯:“果然好赞誉。”说话间,他大手一挥,手掌震荡空气,发出一声闷雷之声,压下高台及附近的山呼声。这边山呼声一停,军营其它方位的呼声,亦随之渐渐停止。天皇这才微微一笑,对祝玉妍说道:“朕邀圣后登台,原是为了观看火炮,不知不觉,便说得远了。现在,便请圣后,与朕同观火炮之威。”说罢,对着一名武士微一颔首,那武士顿时举起一面黑色大旗,对着海岸边,那一字排开的十八门火炮挥了两下。那十八火炮的炮组见状,顿时忙碌起来。清理炮膛、装填药包、放置炮弹……一切准备就绪后,各炮组炮手拿尖端烧红的长铁钎往药门一戳,十八门火炮便次第打响,发出炸雷般的炮声,喷出烈焰硝烟。十八枚弹丸亦依次出膛,拖着淡淡烟痕,发出呜呜尖啸,横空飞掠一里出头,落到海面之上,溅起高高的水柱。十八门火炮一连发射了三轮,天怎样预防牛皮癣疾病的出现皇这才微笑着对祝玉妍说道:“此火炮只是步战小炮,炮口径只两寸余,可以跟随步兵机动。射程最大可达一里有余,远超当世一切弓弩、床弩,且在最大射程,依然能将披甲战马轰成粉碎。“就算是中原的一流高手,乃至宗师级武道高手,当面挨上一炮,也要筋断骨折,乃至粉身碎骨。“未来,朕还将铸造炮口更大、炮弹更重、射程更远,足以摧毁城墙的火炮。“敢问圣后,有此神兵,朕之大军,可否横扫中原,一统天下?”祝玉妍还未答话,倪昆便左手平伸,右手四根手指轻快地拍打着掌心,微笑说道:“不错,挺有趣的大玩具。“以后逢年过节,放放烟花礼炮,也算是能添几分热闹了。“可惜清明节已过,否则祭祖时排炮这么一放,老祖宗们在地下也是面上有光,对这大排场想必欢喜得紧。“嗯,好活儿,当赏!”此言一出,众武士顿时一片哗然。天皇亦皱眉看向了倪昆,眼神幽暗森冷,有种择人而噬的凌厉。【今天更新结束,明天中午12点见。今天四章总计两万六千多字,换成2K党,那就是十三更,大爆发啊今天是,各得了牛皮癣不可以吃什么食物位亲不支持点月票么?】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相关的主题文章:

  
   第一百三十三章 吾心似铁 4
  
   第八十四章 闲暇学艺
  
   221 新模式
  
   第八章:国士!
  
   上垒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Comsenz Inc.

GMT+8, 2021-4-16 06:47 , Processed in 0.018757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